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采夫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02月
2010年02月24日 10:23

春节八卦掌:基地对今年的春晚负责

1、韩寒:“每一个都是托,甚至连电视台的导播、摄影师都是托,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切换镜头、转变机位,这是不符合职业道德的。刘谦带了一个诈骗团伙来,演了一出话剧。”

2月17日 《广州日报》

刘谦的春晚魔术播出之后十分钟,网友就发帖揭穿了“骗局”,其中以韩寒揭批最猛。其实,韩寒刘谦有点关公战秦琼,韩寒说魔术不该这样搞,刘谦想的是上春晚是门好买卖。

2、冯骥才:“我还想建议将春节放在我国申遗的首位。抢救非物质文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24日 09:37

停车费,一场事先张扬的“谋杀案”

    从4月1日起,北京王府井、燕莎等地白天占道停小型车,将在现有2.5元/半小时的基础上上涨一倍,为5元/半小时;超过1小时后为15元/小时。北京市发改委近日公布了北京重点区域非居住区的停车费调整方案,表示此次调整主要是发挥价格杠杆的调节作用,调节交通流量,缓解重点地区交通拥堵,鼓励市民公交出行。     几个月前,我在本刊写过汽油涨价,那时幸灾乐祸地写道,油价已经涨了五次,但我已经不关心了,我把车送给家乡的老爸...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10日 17:51

戏剧笔记:《我是海鸥》

剧名:《我是海鸥》

编剧:童道明

导演:王绍军、穆德

时间:1月30日—2月3日

地点:蓬蒿剧场

“我是海鸥”的四重演奏

在一个小小的剧场里,舞台上的演员在排练契科夫的经典话剧《海鸥》。《海鸥》讲了十九世纪一对俄罗斯青年男女的爱情纠葛,而舞台上的这对青年男女,在21世纪的今天,正经历着剧中人同样的情感挣扎。

更为奇妙的是,演员在情感之间的迷惘,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的痛苦,向契科夫痛切的追问,又深深地投射进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10日 09:04

一个话唠的2009围脖絮语

2009年我最大的转变是成了一个话唠,在“围脖”(微博)的小对话框里,和熟悉或陌生的脖友唠嗑,直到窗外天色开始泛红,脖友们次第隐去,我才恋恋不舍地“洗洗脑睡了”。

这种生活,可以用我写过的一条围脖来描述:“@潘采夫 :盯着这个小写字框,突然想起一个成语:“相濡以沫”。当边界渐渐逼仄,我们蜷缩在围脖,说着一些话,怀念一些人,相互鼓励或者一起悲情,这种情状,就像两条鱼在车辙的水泡里相濡以沫。”

抱团,取暖,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9日 13:55

汪涵,味道有点甜

在娱乐主持人里面,汪涵的文字是拔尖的。这样说好像很伤人,尤其对汪涵这样有很有精神追求的。听说,汪涵有意归隐,当领导去,还当某个艺术协会的副主席之类。现在再说他娱乐节目主持人,等于贬低人家的出身。汪涵的文字真的不错,虽然有一些他竭力远离的味道。

这本书里,有意放慢步子,他叼着烟斗,挂着拖鞋,在暮光小城里散步,从窗外看木匠老人的睡相,去老字号跟人学做香干。然后把这些写下来,写老物件、老人、老行当,把自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8日 20:22

摩罗的转身有点猛

电影《孔子》正在上映,周润发扮演的孔子形象伟岸,精神也很高大,以至于颜回为了抢救老师的著作还光荣牺牲了。导演按照自己的独门秘方,调制出一桶漆,又把孔夫子的塑像给刷了一遍。反正孔子谁也拦不住,知他,罪他,他都已经无言,继续着他任人打扮的神像生涯。

学者摩罗出了本新书,很快造成了轰动,多位文化人物被裹挟其中。参与论战的有易中天,挎刀站台的有孔庆东,“被联袂推荐”的有梁文道和钱理群,自愿“出台”但表达了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5日 14:40

举亲不避嫌

点评人:潘采夫

NO.1

刘敏:三聚氰胺重现的核心问题是执政能力

《长江日报》,2月2日,作者:刘敏

1月30日召开的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会议传出消息:2009年以来,一些地方查处了上海熊猫炼乳、陕西金桥乳粉、山东“绿赛尔”纯牛奶、辽宁“五洲大冰棍”雪糕、河北“香蕉果园棒冰”等多起乳品三聚氰胺超标案件,并且都是使用了2008年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作为原料生产乳制品。

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中,回收的近万吨的三鹿奶粉如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4日 10:44

传销乃商业社会的邪恶之花

作家慕容雪村用20多天的时间,在江西上饶一个传销组织中体验生活,并最终协助警方端掉了23个传销窝点。慕容雪村称,传销有一整套的系统洗脑,许诺一个无限美好的前景,而且不让接触书、报纸、电视、网络,连《知音》都不许看。(1月31日《新京报》)

十余年前,一种叫“康福得”的保健产品在郑州兴起,它采用的就是传销模式,我的亲戚纵身投入发财梦,并将兄弟姐妹发展进来,后来康福得被禁,亲戚损失惨重,家人之间几乎反目成仇。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3日 10:23

过年回家

这几天发生一个社会新闻,东莞火车站的站长被撤了,原因在于一张照片,他的手下托着挤不上车的旅客,把他们从窗户里塞进去,被视察的领导发现了。

要在四分钟内爬上爆挤的绿皮慢车1500人,这比军事演习的难度更大。那些挤不上去的年轻人,蹲在车站的月台放声大哭,那悲痛的样子,像找不到家丢了妈妈的孩子。而那些车上“沙丁鱼罐头”们,魂儿早已飞到家乡的小村庄。那里是他们的童年所在。

鞭炮是天然适合在小村庄放的,先是一缕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