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采夫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01月
2011年01月28日 00:43

【围脖书话】余少镭仓颉斯基

《造文字的反——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》

作者:余少镭

出版:花城出版社

时间:2011年1月

这是近些年我看的最具才气的专栏,余少镭活生生给造出一百个字,而且个个言之成理,并直指时弊。请像病毒一样传播他们吧,很快有一天,他们中就会有若干个混到现代汉语词典,给我们这个盛世增添些注脚。推荐给黄集伟老师收藏,这是正宗的原创语词。

《不分东西》

作者:闾丘露薇

出版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

时间:2011年1月

作为一个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2日 18:07

能不能打动人很重要

给现代快报的专栏,勿转。

和同事们一起KTV,七零后和八零后分成两个阵营互相飙歌,你来一曲《再回首》,我来一个《青花瓷》,你刚抬出郑智化,我就对之以苏打绿。直到《老男孩》的画面浮现,所有人开始合唱,“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,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,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。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?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?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......”

那两个老男人,就这么粗粝地打动了一群人,眼睛里还闪动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1日 08:09

围脖书话

《阿嬷,我回来了》

作者:陈升

出版:接力出版社

时间:2011年1月

陈升是我很喜欢的歌手,懒懒散散的样子带有台湾的诗意,他写的歌像诗,“我是一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”,他写的书又像歌。这本书就像一曲信口吹成没腔没调但又很美的曲子。

《多情饭》

作者:瓦当

出版: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

时间:2010年11月

是不是对小说家太失望了?出版人蒋一谈写小说了,写得很好,出版人瓦当也自己写,写得也很好。瓦当是个编故事的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5日 13:01

一个学者的“开胸验肺”

为了方便读者了解,先讲一下往事。

去年3月,南京大学教授王彬彬在《南方周末》撰文,指出著名学者汪晖的《反抗绝望》艺术存在剽窃问题,但汪晖并没有出来回应,直到现在也没出声,倒是他的支持者出来,称这是一场阴谋,是某派对某派的围剿。

7月份,汪丁丁、郑也夫等63位国内学者发表公开信,呼吁对汪晖的学术抄袭问题展开调查。7月9日,80多位海外学者给清华大学校长寄去联名信,公开信称任何剽窃都不存在。单挑成了群殴,国内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4日 16:37

【热词】东东枪的大俗对儿

大俗对儿

新年到了,东东枪为新年撰写了两副对联。接龙式对联和以俗字入联,是文青系乐此不疲的游戏,“问今宵酒醒何处女,杨柳岸晓风残月经”,很淫邪,很无耻,很适合北京酒局的装B范儿。但东东枪永远不会,他是严肃地娱乐,两副对联一副很励志,一副很情怀,一个读出些狼狈,一个读出了伤感。

上联:新年恐怕面临新情况非常复杂各位更须左冲右突南来北往前看;下联:旧岁难免遗留旧问题十分艰巨诸君还得前仆后继东奔西走着瞧;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0日 08:19

陈炯明:悲伤的乌托邦

历史学家说,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。历史课本里的陈炯明,是以一个乱臣贼子的面目出现的,作为反动孙中山的可耻下场,来教育一代代天真的小孩。无论国民党史还是共产党史,都将陈炯明描绘成一个军阀,一个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的背叛者,一个炮轰总统府的刽子手,他的所谓贡献,总是被一笔草草带过。

不过,折戟沉沙铁未销,时间总能磨洗出一些真相,将近一百年过去了,随着史料的发现,以及意识形态的松动,陈炯明对辛亥革命的巨大功绩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8日 19:31

敬重与惜别

(给现代快报)

《敬重与惜别》,是张承志一本书的名字,用来回味这一周的事情,无比贴切。

人们在史铁生去世之后,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。从来没有一位当代作家,像史铁生这样,死后得到人们广泛的怀念。

史铁生头七的时候,天涯的韩少功发起一个活动,全国网友为史铁生举行追思会,北京的追思会设在清华大学,由作家格非组织,清华大学的师生,还有一些作家,在一起追忆与史铁生有关的往事,缅怀这位灵魂的探路人。

几乎所有学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8日 09:27

抱团不仅仅为了取暖

(给《大学生》杂志写的,励志点,光明点,给大学生们来点力)

2010年是个怎样的年份呢?这是一个我想回答“下一个”的问题,因为实在不愿意再回看那个年份哪怕一眼,只想它赶快过去,但下一个年份呢?

也许我太过悲观,以至于接到编辑命令写一下“团”时,竟茫茫然不知如何下笔。我从来没有团购过,甚至没有在网上买过一样东西,我担心如果在当当网买一箱书,就会有一个小小的书店走向倒闭。没有组团旅游过,唯一的一次旅行还是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1日 15:11

他弹断了多少根琴弦?

(给现代快报的专栏)

2010年最后一天,在厦门一个小渔村的旅馆里被惊醒,是李洱的短信,“兄弟,我们尊敬的兄长史铁生于凌晨三点因脑溢血去世。”

窗外小酒吧里,弹吉他唱歌的早已散了,“夜风在山里游荡”,渔村的不远处是海,我在心里送别史铁生,如送别一位精神上的父亲。但心情并不难过,知道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。

四五年前,曾去史铁生家里,接他参加一个颁奖活动,给林白颁一个奖。我看他那么瘦弱,就主动要把他抱进车里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