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采夫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03月
2011年03月31日 00:02

只有伤痛,没有胜利

 (这篇没发表,谁用可取)

 

陆俊和黄俊杰也许早交代了,选在中超开幕之前公开录像,显得用心良苦。用意大概有二:把录像当方面教材,把裁判们痛哭流涕的画面播出,起到震慑群小的作用;展示一下阶段性反黑成果,振奋一下球迷的精神,达到弘扬正气的目的。

但我看了画面,却感觉不到半点欣慰,心情反倒越发沉重。黑哨裁判对记者说:足协领导只要打个电话,说“一定要公平执法哟”,你就要明白是跟你打招呼了,你不能不按照他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24日 23:12

晚安,所有孤独的旁听生

 

    22日的《新京报》报道,在北大和清华这两座校园里,栖息着数千个旁听生,生活困窘,前途渺茫。这些旁听生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不同的目标,走到一起来了,他有的为了考研,有的纯粹是求知,有的只想躲进这两座著名的象牙塔。
    我十年前在河南上大学的时候,有一个自考生在我们宿舍里蹭住,四年之后我毕业,听说他到了北大,旁听北大的课程。大概又三四年年之后,问起他的情况,同学说曾去看过他,还在北大,但他避而不见,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21日 20:17

现代丛林启示录

卡扎菲一定很悲愤,这老兄一向把自己当做“非洲之王”,充满着雄性的原始力量,却被小矮子萨科奇一记百步神拳无影掌击倒,连对方的衣襟都抓不着,什么世道!卡扎菲应该回到远古非洲,那时大家都在一大片丛林里生活,他将和萨科奇在一个小山坡上单挑,腿毛飘飘,鬣鬃飞扬,他捶打着自己的胸大肌,纵声长啸,小萨束手,众生匍匐,那才是他的快意江湖。

 作家古清生一直在神农架考察金丝猴部落,据他观察,每个金丝猴部落都是一个完整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19日 14:45

长安街上的“枪火”

“霸王”这个词是褒义贬义,我一直没闹明白,西楚霸王英雄盖世,可能是这个词的最早源头,十来年前看成龙拍的广告,望子成龙小霸王,他后来还代言了个霸王洗发水,丰田公司在中国有一款车叫丰田霸道,广告语还是“你不得不尊敬”。照他们这意思,都是褒义词吧,这些名字都充满了权力快感,反映了人们羡慕嫉妒恨的复杂情愫。

刚看到法制晚报一则消息,《不避权贵,首批52辆霸王车曝光》,北京市交管局终于动了真格的,借助媒体曝光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19日 09:46

一周文化:首富原来是个贼

李彦宏把自己弄成了首富,但公司名声越来越臭,不知道李首富心中作何感想。“小偷”、“窃贼”这些指控相当严重了,但百度不发一言沉默是金,如此不爱惜自己的羽毛,也是商业领域的咄咄怪事。

本周有一些事件还有些意思。最猛的一件就是作家们又集体维权,这一回维权对象是百度。去年11月,就有22个网络作家发出声明,声讨百度文库侵权,这一回规模更大,50个作家以“这是我们的权利”为题,发文集体征讨百度,称百度侵权已堕落成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3月07日 08:41

弗格森弄丢了他的宝贝儿

当弗格森第二次搂着鲁尼的膀子微笑的时候,他心里是不是想把这个变节的胖子掐死?

  其实在那之前,C·罗步步进逼、弗格森软语温言的时候,在世人的眼里,弗格森就已经老了。

我小时候生活的乡村,横行着一个流氓,我曾在村头目睹他抢劫了一个做生意的酒鬼,把脸打出血之后又拎到小河边给洗干净。他还在我们村的集市上收保护费,稍有不从者举手就扇,耳光响亮,英武非常,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

前几年再问他的消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