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采夫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06月
2011年06月16日 00:19

书评八

拈花作剑,嫣然一哭

书评人:李伟长

 

(此文甚好,谢谢作者。)

 

  前些日,一个编辑小丫头义正言辞地劝告我说,“尽管你的书评看上去还行,但所评的书嘛,实在参差不齐,烂书不少,还明显有人情稿,这非常不对,自损形象,书评人要珍惜笔头啊。”然后,小丫头郑重地说了几个书评界大佬的名字,一定要我学习并景仰,其中就有潘采夫这个名字。话说没多久,《二时代》就来了,作者就是潘采夫。
  
  对写书评的人来说,潘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54

书评七

 

这个人就是潘采夫
  

文/陈辉

(北京晨报的陈辉,是我很佩服的读书编辑,文字有力,文字雄浑)

 


  潘采夫的眼睛,总在半睁半闭间,这给了他一副“受气包”的神韵。他有两个电邮,用的都是潘采夫的汉语拼音,一个以“S”开头,一个以“N”开头。
  
  真正的潘采夫,是前南斯拉夫足球队的三驾马车之一,差点获得1990-1991赛季欧洲金靴奖,结果因《队报》捣乱,生生没拿到。从那以后,他状态一落千丈,好在2005年,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52

书评六

 

 

次时代的静止景观

曹寇

   虽然在本书序言中黄集伟针对“二”进行了较为准确的释义,但“二”的序词义还是值得一提的。如果说“一”是满盈、优良和极致的意思,“二”则为次。“二”是“一”的对比物、参照物和衍生物,相形见绌自是应有之意。囿于汉语的微妙,“二”之后没有“三”及更多,世界就是一和二的此消彼长、混战与媾和,正所谓“没有最二只有更二”。也可以说,“二时代”就是“次时代”。一个时代之所以“次”,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50

书评五

 

贰时代的不二评论

宋石男

   潘采夫就那样懒洋洋地抱着一棵山寨版翡翠白菜,躺在自己新书《贰时代:解剖文化界的100个关键词》的封二上:那微微蹙起的眉头,指向天空的囚发,华丽而忧郁的眼神,还有唏嘘的胡须渣子,透出一股旧社会的报人范儿。
   按照我的理解,旧社会的报人范儿,大概有这么几个元素:第一是专业。旧社会也有混饭吃的写手,但不可能达到报人级别。专业意味着积淀,意味着观察力与判断力。就文化评论而言,专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48

书评四

  

鸡毛掸子和绵里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欧阳奋强
 
    
   这年月,假的都跟真的似的。真相,却往往看起来挺假。这是怎样一个变化多端的年月呢,信息爆炸混淆视听,高尚丑恶杂芜并生。难以辨识的程度,远比狄更斯说的“这是最好的年代,也是最坏的年代”的还要复杂,真是让文豪袖手,百姓跳脚。既然如此,所以看不懂也是正常的。虽然如此,我们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们仍然在孜孜不倦地定义着、注释着、记录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46

书评三

 

沒法一本正经的“二”眼观潮
十年砍柴
     作为一个码字者,我常常自问:我究竟生活在一个什么时代?当然,若以大历史的眼光,那得等到我们这代人骨头成灰,才可能有个公允的评价。而对于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我,从纯感觉来说常有困惑。它不是衰世,因为满眼姹紫嫣红,满耳莺歌鹊唱,财富的金色照耀着大大小小人员的面孔。但若说它是盛世,却常常能听到危言,看到险象。
   读完潘采夫的新著《二时代》,我找到了答案。这就是一个...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44

书评二

 

  “二时代”的跳进跳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肖复兴

    读潘采夫的新书《二时代》,常有会心之处。首先,这个书名就让我不禁莞尔。“二时代”,实在是近年来涌现出最让人会心的新词儿之一。但是,如何解释这个新词儿,还真有点儿犯难。看书中作序者对这个“二时代”的释义,还是让我有些糊涂。看来,这个词儿的好处就是只可会心,不可言传。
    记得读爱新觉罗.常瀛先生《北京土话中的满语》一书,他对“...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10日 00:37

书评一

  

  (几位达人给《贰时代》写了书评,很感谢,宽厚的批评,热辣辣的表扬,都领了。存下来,别丢了。谢谢肖老师、砍柴、欧阳、浩月、四一、曹寇、陈辉兄。)

 

     
     批评的情怀

文/韩浩月

   犀利、有趣的文字阅读起来总是会带来愉悦感,在中国最受欢迎的其实不是小说家,而是杂文家。被封为青年人精神导师的鲁迅,以黑色幽默见长的王小波,后期曾对文化人猛烈开炮的王朔等等,都令人惊讶于他们在批评时所凝聚起来的洞...
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03日 12:36

一百年的孤独够吗?

  “许多年之后,面对行刑队,奥雷良诺•布恩地亚上校将会想起,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”
  对不起,我写到这里的时候,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吐了?因为《百年孤独》这个开头,已经成了伪文青必备良药,动不动就“许多年以后”,好像景区商店货架上挂的切格瓦拉相框。
  那么,下面这一句呢?“我已经老了,有一天,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,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。他主动介绍自己,他对我说:我认识你,永远记得你。那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6月02日 22:50

为什么武大郎的炊饼不掺假

 稿件专供《TIME OUT》杂志 

 

  这两周看一则新闻,有瓜农种了几十亩西瓜,但西瓜还没成熟就开始炸裂,有的炸得像一朵花,成了“瓜肉炸弹”,不知情还以为研究什么新式武器。有专家说是因为天热,也有的说是瓜农用的膨大剂在作怪,这种东西可以使西瓜变大,但也可以危害人的神经系统,造成儿童脑炎,痴呆等。

    显然后一种解释比较靠谱,我从五岁开始在瓜园里看瓜,从没见过什么瓜被老天爷热得自寻短见的。那时候瓜田多在河边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