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潘采夫 > 文章归档 > 2015年11月
2015年11月11日 14:10

我们到底要办一张什么样的报纸

我们到底要办一张什么样的报纸  

各位同事:    这一回,时间真的开始了!历史真的开始了! 
  152年前,亨利.雷蒙创办了纽约时报。126年前,尤金.迈尔创办了华盛顿邮报。85年前,邵飘萍创办了京报。54年前,光明日报和南方日报诞生在新中国的拂晓和黎明。4个月前,光明和南方一见钟情。3个月前,光明和南方共偕连理。3天以后,11月11日新京报横空出世。 
  像所有的婚姻所遭遇的境况一样,有人红线搭桥,有人棒打鸳鸯。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欢迎这门亲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3:40

这个世界没好过——潘采夫虚拟采访鲁迅

这个世界没好过——潘采夫虚拟采访鲁迅
  潘采夫:先生,今天是您诞辰130周年,离开这么久,您的感觉怎样?

    鲁迅:我还从来没有过如此的远游。所谓激动,是没有的,不过看到街市依旧太平,中国还是那个中国,而内里还是我生活过的,欣慰还是有的。
    潘采夫:听说先生门下吃鲁学饭的食客有两万以上。
   鲁迅:哪里,愧不如曹雪芹,他吃的是草,却用奶汁抚养了全国一半的人口。
   潘采夫:先生去世75年了,后来的人给了先生很高的评价,您想对他们说点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3:34

人民需要吴宗宪

人民需要吴宗宪  

   在台湾电视圈,吴宗宪是一个爱恨交织、形象模糊的人物,爱他的是电视观众,恨他的是一些同行和前辈。伴随着网络综艺节目下载热潮,吴宗宪的名声这两年在内地也已生根发芽,从《一石二鸟》这样的贺岁片到正在热拍的电视剧《猜心妙手》,台湾“本土天王”吴宗宪的招牌也成了企宣的重点。然而在大部分媒体眼中,他的花边新闻永远要比他的事业重要,口水战、未婚生子、挨打……漫天飞舞的传闻遮盖了他的本来身份———开一代风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3:20

冯小刚,毕业了

冯小刚,毕业了    
 “台词”在冯小刚作品中一直占据最重要的位置。假使我们将冯氏作品中的台词一一抽离或置换,冯氏作品的“龙骨”多半也就土崩瓦解。尤其在冯氏贺岁喜剧中,故事和情节从来不是其强项。在冯氏作品尤其冯氏喜剧中,支撑其主要戏剧效果的正是台词。所以,很早就有人说,冯氏电影其实不过是用胶片拍摄的“情景喜剧”……这个半褒半贬的“风凉话”可说同时道出了冯的锋芒与软肋。


  “台词”在冯小刚作品中一直也是...
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3:10

伟玲婚礼:人生是场俾面派对

伟玲婚礼:人生是场俾面派对  
“俾面”是广东话,音读比面,意思是给面子。

  很多年前,我采访一个广东老牌娱乐主持人,在湖边,她点了一根烟,无限沧桑地总结道:这个圈子就是场大派对,凭的是大家俾面。

  原来我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,后来稍微研究一下香港的娱乐史,发现多年前香港的娱乐记者和艺人们已深谙此道。刘德华会把私家电话留给女记者方便她深夜来电,汤兰花躲债藏身于相熟香港记者家中,叶玉卿息影多年以后还会邀请记者飘洋过海参...
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2:01

九月的忧伤

九月的忧伤    

  □白岩松(央视评论员)

  九月的忧伤,这标题,太文青,但无奈第一次看到它就有触动。九月的天气,温暖并金黄满眼,如同一个盛世,别人都说好,自己还忧伤,就矛盾地让人感觉这忧伤都有些可耻。可惜,现实生活中,总有些忧伤在九月里诞生,如同盛世里的危言。我要说的是体育,从9月1日的女足到9月2日的男足,这一个九月,中国体育三大球项目中的五支队伍,将向伦敦奥运和巴西世界杯发起冲击,可是前景?恕我直言: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1:56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        女儿对我的观赏能力有一个评语:凡是简单的都看不懂,除非复杂才能够懂。孩子说得极是。比如《大话西游》,我连一个画面都看不明白,更不用说把它们一个一个衔接起来,造成一种理解。

  从这个眼光看过去,《超级女声》是“复杂”的,因为我看得懂。上周五“五进三”那一场,我一口气从头看到尾。

  商业操作实际上并不简单。因为商业所摆出的姿态是:我本身没有什么想法,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。不管这其中有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11月11日 11:47

公共空间的光芒由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带来

公共空间的光芒由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带来     今天我们在商务印书馆涵芬楼举行年中好书分享会,大家应该会跟我一样,想起商务早期主持者张元济先生的话,他说,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,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。对于张元济而言,阅读实在太重要,可以启文明之生死,是为一国文化来“续命”的。书评周刊自创始以来,也是无限相信阅读的力量。    尤其是在一个政治触角非常敏感的时代,强国家,弱社会,信念与规则,房屋与道路,都随时会坍塌崩溃。个人更是软弱渺小,土耳其诗人塔...
阅读全文>>